凤凰彩票注册_凤凰彩票注册邀请码【注册推荐】

教务科研
最新消息
fynew
资源共享 ·您当前位置:·首 页 >> · >> ·教务科研 >> ·资源共享
《我的教育故事》获奖作品:小文,你可安好?(二等奖 陈芳)
  发布者:学校办公室    时间:2017/3/24    点击:2796[ 打印  返回 ]  

小文,你可安好?

电气应用系   陈芳

20141121日,有人在河职院学校大门内右边山坡上发现一具男尸!吓得魂飞魄散,急报110处理,警方接报到场,封锁现场勘查,死者年龄约20岁,身穿黑色T恤,蓝色牛仔裤,尸体身旁遗留有药瓶、水果刀,尸表高度腐烂;初步排除他杀可能!具体身份不明!”

当我看到这个新闻报道时,心不由得一紧:会不会是他?

我努力克服着恐惧的心理,认真辨认死者的图片,从年龄、衣着打扮等特征及现场遗留的药品、水果刀等物品来看,都跟我印象中的“他”的做法很相似!会不会真的是他?

极度不安的情绪,让我寝食难安。家人为了让我摆脱这种情绪,经过多番周折,帮我打听到了更多的细节,其中的一个特征:死者身高172CM,让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,因为我关心的那个人,身高只有165CM,还好不是他!

我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,心绪却不知不觉飞回了五年前。。。

2011年的9月,我再一次成为一名新生班主任,由于已经有了多年班主任的经验,我有条不紊的忙碌着新生班繁杂的各项工作。跟学生几次接触过后,我发现班里有一对目光一直跟随着我,说不出什么感觉,只让你觉得它与众不同。有一个晚修课,不是我值班,但由于班里有事,我带着4岁的孩子赶到教室处理,当我忙完之后,我发现那双眼睛一如既往在跟随者我,而且多了一丝忧伤。。。我连忙过去询问,他羞涩地低下头,轻轻的说了声:“没事!”

但多年班主任经验告诉我,他内心肯定藏着秘密。于是,我多了个心眼,课后找他宿舍的几个学生了解他的情况,没想到他们的回答让我暗暗的吸了一口气:他平时很少跟人交流,基本上是独来独往,行为怪异,神出鬼没。我很诧异,他的舍友怎么会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他?看来我要多关注这个学生。我一边骑着自行车回家,一边想着要用怎样的方式来了解他。

突然,第六感觉告诉我,背后有人在跟踪我!我回头去看,却又没看到可疑的人。当时已经是晚上接近十点钟,路上行人稀少,我不由得起了个寒战,虽然当时还是夏天。我加快速度往家的方向赶,当我回到小区门口时,我再次回头寻看,一个黑影突然闪到了树的后面!他还在跟着我!!!我的心狂跳着!!!进了小区,我没敢直接回家,而是转到一栋拥有“回”字形道路的楼下,快速的绕到他的背后,由于他不熟悉路况,正在路口张望,被我堵了个正着,原来他正是大家觉得行为怪异的小文同学。我惊恐又夹着气愤的语气责问他:“你为何要跟踪我?你吓到我了!”他惶恐的回答道:“对不起!老师,我不是要故意吓您的,我只是想知道您住在哪里?”我心里又气又好笑,这个学生的思维跟普通人真的不一样,不会直接问吗?而此时,学校宿舍快要关门了,我稍做安抚就让他抓紧回去。

通过这件事,让我觉得必须尽快找机会跟他聊聊。第二天课后,我把他叫到我的办公室,问起他昨天的事情,他满脸通红一句话也不说。我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同事,我明白了,他不好意思在这里谈。于是,我叫他跟我一起回家,边走边聊。没想到,他的眼角突然湿润了,带着哽咽的声音说:“老师,我很想叫您一声‘妈妈’!”我着实一惊,虽然我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妈妈,但被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叫“妈妈”,我内心还是接受不了。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尴尬,打趣地说:“我只会叫您这一次啦,以后都叫得让您占多大便宜呀!我是觉得您是那么的温柔、善良,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,让我想念妈妈了。”我感动,我释然。

在路上,他跟我聊起了他的身世及家庭状况,复杂程度远远地超出我的想象范围。他的父母在他四岁时便离了婚,母亲带着残疾的哥哥去了另一个城市,从此再也没有了联系。父亲患有残疾,丧失了劳动能力,每个月靠低保和亲戚资助生活,脾气异常暴躁,经常打骂小文。由于生活的窘迫,他从小学二年级便开始学会了偷。一开始是偷点吃的东西,然后慢慢的看到值钱的东西也会顺便带走。长期的小偷小摸行为,让他练就了娴熟的开锁技术,他自信地对我说,普通的锁都难不倒他!看着我吃惊的望着他,他马上解释道:“老师,我早知道这个习惯不好,所以初中毕业后,我就外出打工,现在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我打工挣来的。在外面打工两年,深深地感受到了没有技术打工的艰辛,所以回来报读了技校,希望能学到一技之长”。作为一名妈妈,我深深的为他的身世伤感,但作为一名班主任,我又非常提防这位“惯偷”。于是,我再次试探着问:“你真的不会再偷?我是不会允许班里有这种不良行为的学生的!”他斩钉截铁地向我保证,以后绝对不会再犯!看着他那双坚定的眼神,我相信他是真的想要改变,但多年的班主任经验告诉我,一个人想要改变自己的陋习没有那么容易。暗地里,我让班上的同学帮我密切留意小文的举动。

三个月过去了,眼看接近期末,班里风平浪静,秩序井然,同学们相处融洽,我暗自庆幸,觉得自己多虑了。

但就在期末考试的前三天,班里有两位同学反映自己的钱不见了,一共丢了200元。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我一路飞奔到学校,通过与当事人了解情况及宿舍监控显示,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小文。我很失望,但没有声张。我把小文单独叫出来,问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?一开始,他拒不承认。但当我把从监控看到了进出人物及时间段一一分析给他听的时候,他的内心崩溃了,哭着对我说:“对不起,老师,我让您失望了,是我拿的。我打工挣的钱都用完了,我爸又不给生活费,连吃饭都没有钱了,刚好那天看到XX把取来的钱直接放在大衣的口袋,上课又没有带走,所以我中途折回来,拿走了他的钱,没想到要离开的时候,看到桌面上还有个钱包,于是顺便把钱包的钱也拿走了。”

真相大白,可我又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——我该不该对他进行劝退处理,因为我要给全班同学一个交代,而且正好能利用这件事情,教育学生平时应该加强防范之心,同时也警示有这种歪念的学生及时遏制自己的想法。而对于小文,我又有很多的不舍。他的基础很差,甚至连电脑都不会开机,但他一直都很努力的在学,最重要的是他想学习一技之长后,以后就不用再靠不光彩的手段来养活自己了。如果我把他劝退了,他以后又有可能重操旧业了。

对!我不能让他再重蹈覆辙了。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以后,他非常的感激,坚定的对我说:“老师,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,我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公开道歉。”我说这样风险很大,到时不知道班里同学会怎么看你,以后的日子会很难相处,只要你痛下决心,我可以私底下解决。没想到他更坚定地否定了我:“不!我一定要公开道歉,最主要的是我要断了自己的退路!”我汗颜,确实我那样做是保护了他的颜面,但也可能是对他的纵容。于是,我接受了他的建议。

当天晚修课,他准备了一份两页纸的检讨,他浑身颤抖着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用哽咽的声音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及靠“偷”养活自己的成长经历全部公开,并且承诺以后绝对不再犯错,恳请老师和同学们能原谅他,最后,他还深深的鞠着躬下去,许久都没有起来,而此时的我已是泪流满面,这时,我发现同学们突然从沉默中醒了过来,都自觉的站起来,报于热烈的掌声。在掌声中,我把小文扶了起来,此时,他已是痛哭不能自已了。很多同学都自觉地围了过来安慰他,我很欣慰!班里的同学原谅他了。

临近放假的几天中,他的三餐都是同学们主动请他去吃的。放寒假的前一天,他跟我借了五百块,说要去打寒假工,赚取下个学期的学杂费和生活费,我无条件地支持他。

又一个新学期到来了,小文带着寒假艰辛赚来的二千多块钱如期的回校报到了。交完学杂费及还了我的钱后,仅剩下一千多元了。我担忧的对他说:“没有生活费时一定要告诉我!”,他明白我的言外之意,笑了笑说:“老师,您放心吧,我会省着花的,不会再犯错误了!”看着他乐观地笑着,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转眼半个学期又过去了,突然有一天,我接到班长的电话,说小文同学跳楼了!我急忙赶到宿舍,了解到他是从三楼跳到二楼的一个平台上,大概有两米高的距离。看到他安然无恙的坐在那里,只是脚有点扭伤,我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,但心里却越来越不安了。因为他最近的行为过于偏激了,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自残倾向。前段时间,已有同学反映,小文会买一些廉价的违禁药品来喝,我及时的制止了他。接着,又有同学反映,他做事过于偏激,不要命似的,会拿一些尖锐的东西去扎自己的手。我找他了解情况,发现他又跟他爸爸吵架了。他的爸爸一直反对他读书,要他出去打工挣钱,而他偏要读书,他的爸爸就拒绝给生活费,致使他的内心非常地苦恼和迷茫。

作为一名老师,我不便于过多去干涉学生的家庭事务,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请求他的爸爸让他顺利读完这两年的书,条件是他不花家里的钱,自己养活自己,因为他爸爸养活自己都困难。

接下来,我便带着小文在学校附近的商业街找工作,还好他已经满十八岁,很快就找到一份送外卖的兼职,每个月450元,还包吃两餐,小文很满意这份工作。由于晚上下班时间较晚,我特别帮他向学校申请不上晚修,而我则要保证他不出意外事故。虽然我很清楚,为此我要冒很大的风险,承受巨大的压力,但能让他继续学业,改变陋习,我觉得值得。小文很懂事,从那时开始到顶岗实习,一直都坚持自己养活自己,没有为此影响正常上课时间,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事故。

两年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,功夫不负有心人,小文同学如愿的进入东芝公司去顶岗实习,我衷心地为他感到高兴!他自信的对我说:“等我挣到钱一定回来报答您!”我笑着说:“不用,你过得好我就开心了!”

出去实习的日子,教师节、国庆节他都能发信息过来祝福我,下班有空也会打电话跟我聊聊,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!

后来,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他都没有联系我,我打回电话过去,发现电话已经变成空号了。我急忙联系班里的其他同学,才发现他又出事了。

小文喜欢在工厂的阅览室看书,但阅览室每天下午六点就关门了,也不可以把书借出来看,于是,他运用以前学到的开锁技能,擅自打开阅览室的门进去看书,结果被工厂的人发现了,最终把他开除了。他带着行李离开了东芝,没有跟任何人说会去哪里。打电话到他家里,他爸爸说他回来后又出去了,没有说去向,只说出去打工了。我想他是觉得让我失望了,无颜见我,才不再联系我的吧。

两年过去了,我一直等着他能主动联系我,也经常向同学们打听,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。

前段时间,小文的爸爸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他一年多没有回过家了,问我知不知道他在哪里。是啊!小文,你究竟在哪里呢?

小文,分别两年多了,你可安好?

上一条:《我的教育故事》获奖作品:只听夕阳西下的呐喊(一等奖 刘燕婷)
下一条:《我的教育故事》获奖作品:我们在一起 ——写给蓉嬷嬷后宫佳丽四十一的话(二等奖 叶蓉)
分享到:
校长信箱
领导干部“八小时以外”监督举报信箱